推荐资讯

冒犯不朽道统帝神山必然震怒

发布时间:2018-07-04 17:51 浏览:
 
    他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。
 
    同为神品金丹,但陈凡表现出的威能,比他强大太多了。甚至比历史记载中,帝神山的神子都强太多。估计只有传说当年踏天神君的嫡子,在金丹期,才有如此威能。
 
    “这不可能...你怎会如此强大?难道我的宗记载都是错的,我的金丹,不是神品金丹?我不是真正神子?”
 
    药神子连连摇头,目光癫狂。
 
    “神品金丹,岂是你区区残次品的神药能炼成?无大毅力、大机缘、大神通,有想成神品?活在梦里。”
 
    陈凡嗤笑。
 
    他的《六圣祖魔功》虽然还未凝金丹,但纯论威力,比一般的神品都不逊色多少。至于药神子的金丹,在陈凡眼中,那就相当于简陋版。玛莎拉蒂和拖拉机的区别,表面看上去相同,实际差别万里。
 
    “嘭!”
 
    张不易的吼叫声停止。
 
    这一次,六尊魔神相直接把他的神魂都撕裂,更有魔神大口吞噬其神魂,将他金丹都一口吞了。至于其苦修五千年直追天君的法力,更被六尊魔神尽数狂饮,丝毫都不留一丝,到最后,彻底连神魂带肉身,一点残渣都不胜。
 
    魔功之所以是魔功,就是如此残忍原始。
 
    而张不易这位丹皇首徒,彻底陨落,再无复苏可能。
 
    所有人见到这一幕,都静若寒蝉。哪怕是那些天宗宗主,都脸色难看到了极点。包括大长老林山在内,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。
 
    太凶残了!
 
    堂堂一位天将,天君首徒,竟然被陈凡直接吞噬掉。这等魔功,可称惊天动地,便是域外原始魔宗,只怕也没如此大魔。
 
    “呼。”
 
    陈凡收回六尊魔神相,一脚踏出,就要踩死药神子。
 
    “道友住手!”
 
    大长老林山等人,齐齐色变,同时开口阻拦。
 
    “陈道友,请听我一言。神子殿下与张天将不同。他乃是药神一脉此代传人,您若击杀他。药神一脉必然震怒。您已经招惹丹皇,难道还想再和药神一脉,结下死仇?”
 
    逆佛宗宗主好言相劝。
 
    “不错。药神一脉的底蕴,悠久流畅,远非丹皇可比。其中到底有几位天君坐镇,何等杀手锏,谁都不清楚。陈丹王您虽强,自思比天君如何?”天璇院长老开口。
 
    “陈丹王,你要杀的,可是不朽神脉神子,虽然药神一脉已没落。终究凌驾于我等天宗之上,非你能招惹。”
 
    鬼冥宗宗主略带幸灾乐祸讥讽。
 
    “陈道友,住手吧。”
 
    最后,林山满脸正气,站出来阻止。
 
    “哦?”
 
    陈凡眼睛一眯,转过头去,望着众人。就见诸宗宗主和长老,竟然隐约站成了一个半圆形,从四面八方将陈凡隐然包围。而轮回三十六峰长老,更是全部冲天而起,各自提据法力,手捏法诀,随时准备启动轮回山天阵。
 
    “我要杀他,你们准备阻拦?”
 
    陈凡脚踏药神子,似笑非笑。
 
    “药神一脉出过神君,为天下敬仰,乃不朽道统,为我天荒主宰,更是我轮回宗数万年盟友。本座绝不允许其神子死在我宗中。”
 
    大长老林山,一脸正气,庄严肃穆。
 
    “对对,我鬼冥宗也和药神宗有旧,神子受难,岂能坐视不理。”
 
    “赤炎宗同样也得主持正道。”
 
    “天璇院附议...”
 
    小蛮等,目瞪口呆的看着诸宗长老宗主,尽皆满脸正气的站出来,纷纷讲述自己宗门和药神一脉的渊源,愤然表示,绝对不允许陈凡践踏不朽道统,天荒神律。
 
    “他们...怎么这样?还有大长老,那药神子可是准备用残次药,给神曦姐姐。”小蛮不解,一张小脸满是委屈。
 
    “这就是现实。”
 
    花弄影在一旁,幽幽一叹。
 
    这些宗主长老,未必喜欢药神子。但他们绝对不能坐视陈凡的做大。今日陈凡连败天骄,已经威名极盛。若再杀药神子和第一天将。恐怕整个天荒,都要闻陈凡之名而震怖。
 
    到时,大家只会说。诸多天宗,都被陈凡踩在脚下。十大天宗还不如一个丹王陈北玄!
 
    尤其鬼冥宗宗主,之前憋屈到极点,此时终于找到由头,自然要跳出来报复。
 
    “不错,陈北玄,你不能杀我。你若真杀我。你就是触犯天荒神律,冒犯不朽道统,帝神山必然震怒。我宗老祖,也会把你追杀到天涯海角。”
 
    药神子此时冷静,面带微笑说着。
 
    “是啊,陈丹王。药神子误会您,大不了给您赔礼道歉。动手就过分了,杀人决不允许。”诸宗长老正气凛然。
 
    “还不快放了药神子殿下。”
 
    鬼冥宗宗主呵斥。
 
    “嗯?”
 
    陈凡面无表情。脚向下一压,咔嚓,直接把药神子的胸膛踩塌。药神子身上传来噼里啪啦的响声,不知道断了多少肋骨,浑身五色光芒具冒,肉身震动,连脸色也啥时间惨白。
 
    “陈北玄,你要做什么!”
 
    “快住手!”
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