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资讯

便是各宗宗主自思也可与其平风秋色

发布时间:2018-07-04 17:51 浏览:
 有人行走天下,绘下世间万道,于丹田中留下一副画卷,可纳万物。
 
    有人...
 
    世间万法,皆可成道。
 
    这就是神相,也是神品金丹的威能!远比一般法宝强大,比天宝灵活的多。甚至修为最顶尖如大长老林山,都能隐约看到,那金光中是一尊三寸大小的金色小鼎。
 
    “神品金丹真是太强了...”
 
    有人刚要感慨,就见陈凡一拳捣出,肉胎凡躯的拳头,硬生生砸在金色小鼎上,直接把那个金色小鼎凌空打爆。
 
    “不!”
 
    药神子身形巨震。
 
    金丹神相乃是修士最精华元气凝聚之所,虽然威力巨大,可一旦被破,神品修士同样会遭受重创,金丹几欲碎裂。
 
    “怎么可能,你怎么可能一拳击败我的‘太虚神鼎’?你难道不是先天修士,而是一个深藏不露的元婴天君。”
 
    药神子嘴角留着血液,金丹欲碎,但却直直望着陈凡,满眼不可思议。
 
    “我说了,你那金丹,根本只是伪劣的半成品,距离真正神品金丹差远了。仅凭你们宗门那三脚猫的炼丹术,能炼成真正的‘三转轮回丹’?简直活在梦里。”
 
    陈凡一边负手前行,一般淡淡说着。
 
    “我不信,我不信,我一定是最强,我就是神品金丹,我是神子!”
 
    药神子嘴中狂吼,一边向后躲避陈凡的到来。
 
    “快住手!”
 
    陈凡背后,一道撼动日月的气息极具升起。那气息瞬间突破半步天君的限制,向着真正的元婴天君不断攀登。众人只惊骇看到,天将张不易的肉身,似吹气球般膨胀,瞬间化作千丈之高,俯瞰着陈凡,口中发出雷鸣般的声响。
 
    他此时傲立虚空,宛如山神一般,力量强大到顶点。便是大长老林山等人,也远不如。虽非天君,但也不远了。
 
    “陈北玄有难了。”
 
    众人心头,刚冒出这个念头。
 
    “是吗?”
 
    只见陈凡一脚踏出,踩在药神子身上,淡淡道::“睁大眼睛看好了,这才是真正的神品金丹。”
 
    下一刻。
 
    陈凡背后现出六尊万丈高的魔影。
 
    那魔影撑天动地,宛如太古洪荒走出的魔神一般。或三头六臂,或九首十二面,或白骨森森。无一不带着滔天彻地的魔气。
 
    天将张不易在它们面前,仿佛蚂蚁一般。
 
    “撕拉。”
 
    只听一声撕裂声。
 
    六尊魔神相,竟然联手,直接把张不易的千丈法躯,给撕成六半。任凭张不易狂吼,震动天地,法撼日月,也根本无法撼动这六尊无上魔神。
 
    “看到没,这才是真正的神品金丹。”
 
    陈凡低头俯瞰药神子,如同仙人俯瞰蝼蚁一般。在他身后,六尊魔神狂吼,撑天蔽日,显得整个轮回山都在脚下。
 
    见到这一幕。
 
   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。
 
 
------------
 
五更一万五千字爆发完毕,求月票。
 
五更一万五千字已奉上,写到夜里四点钟,总算写完了。顺便把昨天的欠更也补上。以后有欠更,都会尽量补齐的。新的一个星期开始了,求月票和推荐票,我们第五位置不稳,后面宅猪大神追的很近的。
 
    PS:关于抄袭追回稿费那事,无论是否追回,我都不会拿一分钱,也拿不到一分钱的。一切由网站决定。说我为钱的,是真冤枉。^_^
------------
 
第963章 我行事,何须向蝼蚁解释?(第一更)
 
    “我们看到了什么?”
 
    武山等人,举头呐呐。在他们头顶,六尊高达万丈的魔神相,脚踏山河,各据一方,宛如万丈山峰般,可与玄天峰齐平。
 
    而丹皇首徒张不易,这尊号称天君之下无敌手,活了五千载的老怪物,竟然被这六尊魔神相,直接撕成六截。无数淡金色的神血,从天上洒下,铺天盖地,仿佛倾盆大雨般。
 
    这幅魔神交战的景象,宛如神话传说中,天神与恶魔交手,震惊了在场所有人。
 
    数万轮回宗弟子,同时为之惊惧。
 
    “连张不易都非一合之敌,这是真正的神品金丹,真正的无敌神相啊。相比之下,药神子的,根本连半成威能都没有。”
 
    逆佛宗长老哆嗦说着。
 
    无数人心中,同时点头。
 
    是啊。
 
    药神子虽强,但并没比君傲城、顾笑衣之流强多少。便是各宗宗主,自思也可与其平风秋色。但陈凡的神相太恐怖了。堂堂丹皇首徒,竟然被直接撕裂,连一丝还手的余地都没有。
 
    “吼。”
 
    张不易发出震天动地的吼叫声,周身法力疯狂涌动,震得轮回三十六峰都为之撼动,无数法阵升起,拦截法力,阻止他暴走毁灭整个轮回山。
 
    但没用。
 
    张不易虽然论法力雄厚,冠绝全场,甚至直追元婴天君。
 
    但他终究非元婴。
 
    面对《六圣祖魔功》这种恐怖的至尊魔功,根本无法抵抗。他拼命想收回肉身,但被六尊魔神相,直接撕裂,神血彪飞,甚至神魂都遭受重创。
 
    “怎么样,你可服气?”
 
    陈凡脚踏药神子,低头轻笑。
 
    药神子满眼呆滞。
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