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资讯

根本无意冒犯陈丹王神威更与报仇无关

发布时间:2018-07-04 17:50 浏览:
冥子死了?
 
    成为第一位战死于斗法中的长生榜天骄?
 
    仙台上,许多人都面容恍惚,不敢相信。大家本以为,这场战斗,会以陈凡拼死抵抗。而九大天骄摧枯拉朽的击败陈凡告终。
 
    所有人都未想到,败的竟然是九大天骄一方,而且如此之惨。
 
    鬼冥子甚至当场战死。
 
    从鬼冥宗宗主那阴沉到仿佛能滴出水来的脸上,就能看出,鬼冥子之死,让他何其震怒。这可是宗门百年以来天赋第一,未来有一丝希望冲击元婴者。
 
    “好胆,真是好大的胆子。”
 
    付宗主阴测测的说着,一双眼睛望着陈凡,幽光闪烁,周身阴魂嘶吼,显然怒到极致。可惜他哪怕堂堂天宗宗主,也不能说什么。
 
    毕竟斗法之事,生死有命,此乃战前公论。
 
    于是付宗主只能憋着,周身阴沉的气息越发幽暗。
 
    其他宗主,还暗地中笑话,庆幸鬼冥宗损失惨重,给宗门扫平一个灾难时,陈凡已经找到了下一个目标。
 
    “嘭。”
 
    他一步虚空,来到公孙魁面前:“我记得,之前梵楼之会,与你无仇吧。你这次出头,想至陈某于死地,是和意图?”
 
    说完,一巴掌抓去。
 
    如惊雷般厚重,似水银般沉重的气血,就把整个虚空给封锁住。公孙魁立在其中,在陈凡那似神王降尘的掌下,根本无力反抗。
 
    “陈道友,听我一言。”
 
    公孙魁脸色已经变了,还欲解释。
 
    他一边说,周身一边放出大日般辉光,金色焰光直冲九霄,无数金色符文在他四周翻滚,组成一道道防御。公孙家的天功《九日耀神诀》被其催发到极致,甚至连气血都燃烧,化作一层层金色焰浪,铺天盖地,那焰浪温度高到极点,可熔铸金丹,赫然是浓缩到极致的太阳真火。
 
    可惜陈凡根本懒得听,公孙魁在梵楼时,虽然没出头。但之后,显然推波助澜。那位离阳刀君和陈凡无冤无仇,却突然冒出来,必然是公孙魁在背后指示,毕竟公孙家乃离阳第一大家族。
 
    “死。”
 
    陈凡的手,根本无视金色焰浪,直接深入,晶莹剔透的手掌,视太阳真火于无物,一把抓住公孙魁的头颅,然后轻轻一捏。
 
    “嘭。”
 
    公孙魁头颅就被直接捏爆。
 
    “住手。”
 
    离阳刀君睚眦欲裂,可还不等众人阻止,陈凡就一脚踏出,把从肉身中飞出的公孙魁神魂,猛地踏在脚下:“下辈子,别来惹我。”
 
    嘭。
 
    公孙魁神魂被直接踩爆,临死前,公孙魁的脸上,还带着无限的惊恐和悔恨。
 
    这位离阳公孙世家的公子,从没想到,自己辉煌一世,最终会被人踩得灰飞烟灭,成为无尽世后的笑话。
 
    “你怎敢杀他,你知道他是谁吗?他是公孙老祖最得意的嫡亲后代。”
 
    离阳刀君狂叫。
 
    这位粗狂大汉虽非公孙家嫡子,却从小拜师公孙老祖,乃是天君亲传。面对陈凡杀了他老师得意后代,眼都快睁裂,滴出血泪来。
 
    “哦,是吗?那就让什么公孙老祖,直接来找陈某。陈某可以免费送他去和孙子团员。”陈凡拍了拍手,面色平静说着。
 
    离阳刀君一涩,说不出话来。
 
    而周围天骄,已经从惊恐变成惊惧了。
 
    短短数分钟内,连死两人,他们可都是一域精英,一宗嫡传。平白无故的战死在这里,和陈凡死磕,根本不值得。
 
    有人心中打退堂鼓,有人目光游疑,更有人想着,是不是能投降认输。
 
    但陈凡,已经找上第三人。
 
    “我记得,你师弟好像被我仆人打断腿,扔下山去,你是来替他报仇的?”陈凡一步来到一个赤发大汉面前。
 
    这赤发大汉,与被陈凡打断腿的赤炎天域弟子面容极像,说不定还有血脉联系。
 
    但那赤发大汉,此时头摇成拨浪鼓,坚决称自己只是一时糊涂,根本无意冒犯陈丹王神威,更与报仇无关。
 
    可惜陈凡怎会相信?
 
    但从血脉,他就能感受到两人的联系,极为亲密,甚至可能亲兄弟。
 
    “嘭。”
 
    这赤发大汉,直接被陈凡一拳,肉身连带神魂金丹,凌空打爆。无数淡金色的血液和骨骼,似天女散花般,向四面八方飞散而去。更把诸位天骄最后的心气都打没了。
 
    第三位天骄陨落。
 
    “停手。我们认输。”
 
    “快住手。”
 
    这一次,连场外众人都看不下去。在陈凡还想动手时,轮回宗几位长老匆匆打开阵法禁止。离阳公孙家、镇魔宗等长老,第一时刻飞到自家弟子身前,深怕陈凡再接机出手,把自家弟子碾碎。
 
    “论道斗法,生死勿论。你们这是何意?”
 
    陈凡弹了弹手指,眼睛半眯,瞳孔中射出危险的光芒。
相关阅读